热门关键词:
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救援科普 >> 正文

消防改革:脱下军装还是兵!

发布:www.chinajyzb.com.cn | 日期:2018-06-07 | 浏览次数:    字号:
新闻相关关键字:暂无标签.

脱下军装改地方的传闻早就将耳朵磨出茧子了,但当这一天真的可能来临时,却发现内心深处有着太多的不舍、无奈、留恋与叹息。别人当兵,人走了部队还在;我们当兵,人还在部队却没了。

搞啥子事情嘛?

《芳华》中文工团被撤的时候,有人问:“团长,为什么把我们撤了啊?”团长回答:“因为我们的使命完成了!”难道我们消防兵的使命也已经完成了吗?

不可能的事啊!

在我当兵之前,是不知道消防原来也是“兵”的,我的认识里只有陆海空和武警,而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武警,因为武警可以练擒拿格斗,可以逮捕并枪毙犯人,可以经常摸枪,威武又飒爽。阴差阳错地来到消防,还曾非常地伤心过,总感觉与水枪相伴是非常没出息的事儿,但随着对消防的理解才知道这才是最爷们儿的事业。

消防兵苦,不管是炎炎盛夏,还是凛凛寒冬,夏天一身泥,冬天一身冰;不管是子夜时的睡梦,还是洗澡时的满身肥皂泡,听到警铃一分钟内消防车必须驶离车库;不管是烈焰腾腾的火灾,还是毒气泄露的工厂,“逆行、救人、处置”是消防兵唯一的使命。牺牲像影子一样会陪伴消防兵每一次的出警,但我们将之视为消防兵的荣耀,没有付出哪里会有收获,老百姓给予我们那么多的褒奖,我们唯有苦练精兵、拿自己的青春、热血乃至生命回报。

为了实现由一名普通社会青年向合格军人的转变,我们付出了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,为了练就一身过硬本领可以驰骋火场,我们用了好几年的时光,而如今却要转身脱下军装了,还需不需要拿出时间完成向优秀老百姓的转变。我想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,因为我们心理上的不适应期真的不知道会有多长,我们已经将自己的生命与这身军装烙在一起了,现在却要生生地撕裂下来,岂能不粘下我们的血肉、伤及我们的灵魂?

假如消防当年不是兵,我肯定不会来到这支队伍;假如不是对军人身份的留恋,或许我早已换了另一份职业;假如没有一批又一批消防兵无私的付出与牺牲,消防队的形象会不会如此的深入人心?假如没有铁的纪律与绝对服从的意识,我们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的事迹会不会如此的精彩?

但一切都不容假设,虽然我有丝丝的隐忧。

消防兵的吸引力中很大一种成分里有我们对这身军装的向往,哪一个男孩子年少时不曾有过戎装加身的梦想?正所谓“不当兵后悔一辈子”,如今消防已经不是“兵”了,对那些有着军装情怀的优秀男儿是不是堵死了一条道?

那些曾戴过的军衔,列兵、下士、中士、学员、少尉、中尉、上尉、少校、中校……

那些曾有过的级别,列兵、副班长、班长、学员、代理队长(排职)、副队长(副连职)、指导员(正连、副营职)、政治处副主任(正营职)、教导员(副团职)、参谋长(副团职)……

那些曾穿过的的确良、凡呢丁、马裤呢、0七式新军装、迷彩服、大檐帽、作训鞋、武装带……

那些曾佩戴过的资历架、胸标、姓名牌、臂章……

从此都只能留存在记忆与相册中了!

一个人的转身离去,回首张望依然是旧日战友兄弟热情的臂膀,一群人的转身,回首却是桑田沧海的陌生。战友情还有没有?尊干爱兵还提不提?“天下消防”还是不是一家?军嫂们以后该怎么称呼?

军人地位在大幅度地提升,却在这个时候对我们说了声:再见!

那我们以后算什么?转业军人?退伍军人?

好尴尬啊!

以后是不是可以不跟我说二级战备停止休假的话了?是不是也可以不跟我说“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”了?

哎呀,妈呀!这好像是好事啊!

在我当兵之前,从来没想过消防原来是个“兵”;在我即将面临转业离开部队的时候,消防真的不再是“兵”了……

难道消防为了留下我多干几年,宁愿改了现役的体制?哈哈哈,我知道我是自做多情,可我实在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?因为内心深处泛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。

但我知道,不管体制怎么改,我都得坚定信心,坚决拥护,因为我不但是一个兵,还是一个带兵的人;不但要为自己负责,还要为我所带的兵负责,还要为看到我这些文字的消防兵们负责。我们可以忐忑、可以留恋、可以怀念、可以怅然,但却必须坚定、必须相信、必须站好我们的哨位、必须握紧我们的水枪,没有为什么,不管穿不穿军装,我们都是永远不变的消防兵!

称谓可以改变,但却改变不了流淌在我们血液里兵的本色;衣服可以更换,但却换不下烙进我们灵魂的兵的使命。

换得只是表相,根基牢牢不动!

请党和人民放心,无论何时何地,消防兵永远都是当年那支战无不胜、攻无不克的英雄群体,危险来临时依然还是最美的逆行者,不辱使命、不忘本色、不问西东、不惧前程!

脱下军装还是兵!

文章来源:致远悦读公社

回到顶部